茂名夫妻生女儿后离婚 1年后两人又生了个娃_广东网

2017-04-17 12:20

  未办理复婚登记手续便同居生子,分辨后,又为非婚生子的抚养权发生纠纷而诉至法院。近日,信宜法院镇隆法庭审结了一起非婚生子女的抚养纠纷案件,裁决非婚生儿子由母亲抚养,父亲对儿子享有探望权。双方当事人均判服息诉,收到了良好的法律成果跟社会后果。

  今年32岁的信宜妇女谢某,在2006年经人介绍后,与大自己3岁的张某相识。后两人迅速陷入爱河,并于2009年登记结婚,谢某于同年12月生育一女取名张某子。相爱容易相处难,两人在婚后却发现彼此的性格差异很大,直到无奈共处时,便于2010年到民政局协议离婚。双方约定张某子由张某抚养,谢某每年到张某的住处探访女儿一次。但谢某无奈忍受相思之苦,每周都去看望张某子,在一来二往中跟张某旧情复燃并同居,并于2011年生下儿子张某豪。多少个月后,张某豪由张某的母亲带养。2015年,谢某想带儿子回到信宜城区读书,恳求张某交出张某豪的户口薄、出生证等,遭其拒绝。无奈之下,谢某于今年1月,将张某起诉至信宜法院,请求裁决儿子张某豪由本人抚育,并被迫承担抚养费用。

  在诉讼中,被告张某辩称,同意儿子张某豪由被告抚养,户口本、出生证等也可能交给原告,但请求在不影响儿子学习的情况下,要求被告每月两次带儿子回家,和姐姐张某子会见,以便培养姐弟感情。

  镇隆法庭经审理后认为,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享有同等的权利,原被告双方都有抚养非婚生子张某豪的权利和义务。但张某豪现已跟随原告在信宜城区读书,改变求学环境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明显不利。与此同时,被告也同意儿子张某豪由原告抚养。因此,原告要求抚养儿子的诉讼要求理由正当,合乎客观实际,法院予以支撑。为便于办理相关事宜,被告应将非婚生子张某豪的户口本、诞生证等交给原告。《中华公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第二十五条规定“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等同的权利,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鄙弃。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,应当包袱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诲费,直至子女能独破生活为止。;探视权系法定权力,被告主张的探视权,法院应予支持。但为确保孩子的身心健康和相对牢固的生涯环境,法院遂判决判断被告的探视次数为每月一次,每次时间固定在白天。原告应供应必要的方便,使被告与儿子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和良好的环境。被告在行使探视权时不得影响儿子的畸形学习与生活。一审判决后,双方当事人均服判不上诉。至此,该起抚养权纠纷案终于得到了圆满的解决。